当前位置:润心网润心文章精彩讲章 → 文章正文
用爱心说诚实话 --改革宗传福音之道
作者:Kim Riddlebarger 博士 | 来源:网络转摘 | 时间:2012-09-19| 阅读权限:游客 | 会员币:0润心币 | 【

用爱心说诚实话

           

 --改革宗传福音之道

 

   

Kim Riddlebarger 博士

 

 

 

一、 糟糕的指责 – 改革宗为什么不传福音?

 

不管有没有道理,改革宗都背上了不关心传福音的恶名。尽管有一些很奇妙的例外,但有一些批评肯定是有道理的。为什么会这样?介绍一些历史背景会有帮助。

 

1、 辉煌的过去 – 值得质疑的现状

 

从历史上看,改革宗有着传福音和差传的辉煌历史。确实,欧洲和新世界的基督化是宗教改革,拼命强调唯独信心,唯独圣经的结果,这是不可轻看的。可以把加拿大和美国这些抗罗宗国家和像墨西哥,巴西这些天主教国家作一个对比。

 

第一次“大觉醒”,以及其主导人物,比如约拿·单爱德华滋和乔治·怀特腓,主要是带历史性的改革宗特色的, 有怀特腓出名的布道《基督我们的义》,爱德华滋经典的《落在愤怒神手中的罪人》为例。然而约翰卫斯理也是第一次大觉醒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以及甚至像怀特腓和爱德华滋这些加尔文主义者也强调的“归正经历”,这些在许多方面为第二次大觉醒打下了根基,而第二次大觉醒是在很大程度上废除了第一次大觉醒中的加尔文主义强调重点的。

 

由查尔斯·芬尼领导的第二次大觉醒,是有意识地离开了第一次大复兴的加尔文主义强调重点。按着芬尼的系统理论,强调的几乎完全是从完全成圣观(perfectionism)的范畴角度说的 “归正经历” – 就是戏剧性地停止犯罪,从从前的生活方式中回转。承托这把福音传给万民的大使命的理论范畴不再是合乎圣经的基督教观点,而是现在的杰克逊式民主模式 – 坚强的单独的美国人可以通过意志的作为,实际上成就任何想要做的事情。

 

这带来了对芬尼的新措施的运用 – 拖长的复兴聚会,使用娱乐和戏剧化的传道,突出有魅力的传道人,复兴主义的赞美诗,所有的这些都非常仔细地加以组织,来引到“讲台呼召”,藉此,一个人通过听传道人的命令走向前,表明他对基督的信心和离开犯罪的愿望。这转过头来又为脱离本地教会实施圣礼和传道事奉而去传福音打下了根基 –而本地教会实施圣礼和传道事奉是新教徒延续历史一直所坚持的做法。

 

就这样“第二次大觉醒”式的传福音方法在今天的葛培理和劳格理(Greg Laurie) 的“福音布道会”(crusade evangelism),以及比如学园传道会(Campus Crusade)《属灵四定律》的传福音技巧上得到体现。这种传福音的方法现在在福音派世界中占了主导地位。对很大程度上不认识教会历史的福音派基督徒来说,如果传福音的努力和他们的习惯做法,即大规模,声音嘈杂,振奋人心,充满着音乐家和基督徒名流,强调戏剧性的归正经历的集会看上去不一样,他们就会认为这是没有真正传福音。任何不同的东西都感觉不对路,这真是非常不幸。

 

所以,当福音派批评改革宗不支持葛培理,劳格理和“丰收布道事工”(Harvest Crusades),或者不认同《属灵四定律》,他们实际上就是在批评改革宗对罪和恩典的认识。在这一方面,福音派对改革宗的批评已经是生活的事实。对此改革宗并不以为羞耻,我们一定要反对虚假的福音!

 

说完这点,我们要看到改革宗的基督徒太过经常关心不重复福音派的错误,超过关心要看到人来相信基督。在许多改革宗圈子里,你更容易发现人们在讨论福音派怎么错,为什么错,而不是在讨论我们应当怎样去传福音。太过常见的是,改革宗的基督徒讲到传福音,他们是指让福音派基督徒改宗相信改革宗信仰,而不是指让非基督徒来相信基督。在现今这些日子,要找到任何改革宗的基督徒,是在真正传福音,而不是议论或批评其他人是如何传得不对,这就更难了!

 

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是 --

 

2、 这是一个文化问题,而不是神学问题

 

出现这种情况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在于改革宗教会,特别是欧陆改革宗教会的历史发展。这些团体主要是受特色分明的种族和移民文化控制,在那些把教会和任信传统看作是在美洲这个新世界中保留他们自己文化的手段的一部分的荷兰人和德国人教会中情况尤其如此。对这样的团体来说,保持家族,国家的特色和传统是至关重要的,外来者只会带来他们认为的不恰当的美国化,这要颠覆旧有的思维和行事方式。

 

长老会是讲英文的,所以没有这样的包袱,因此向自由派神学和复兴主义投降得更是快得多。结果美国的长老派教会真是五花八门,从自由派神学到文化保守,还有任信上正统的。另一方面,改革宗的正统派倾向是有强烈的种族特色,用坚守堡垒的心态来抵御自由派和复兴主义的入侵。欧陆改革宗因着反复的教会分裂,痛苦的美国化过程等等受到极深的伤害,结果很少有人热心努力让外来者进入他们的教会。这是可以理解的,但也是悲剧性的,因为欧陆改革宗教会的神学是一个神学宝库!

 

3、 批判导致悲观

 

但是我们许多从前是福音派基督徒的人,面对的问题不是我们的教会被种族的问题和美国化的问题所主宰,而是我们被蹩脚和不合圣经的神学烧身受伤。我们许多人就像愤怒的熊,多年来受到完全成圣观,以及糊里糊涂的神学所伤害。我们对那些这样教导我们的人感到愤怒,我们完全有理由去这样感受!但非常容易的是,我们在怒气中反对福音派的错误,同时在这个过程中变得极度悲观。虽然我们是在正确批判福音派神学及其不合圣经的伯拉纠主义,但如果不小心,我们就会遇上危险,变得好批评,粗暴,骄傲和让人生厌。当这样的事发生,那么讽刺的是,我们就成了那些需要听到福音的非基督,以及那些不满足,要追求更符合圣经的思维和行事方式的福音派基督徒的绊脚石了。如果不小心,我们就会对什么事,什么人都没有好话。我们太过经常去关心指出福音派的错误,胜过要让男男女女来相信基督。这是罪,我们一定要悔改!

 

在我看来,对付这个问题的其中一个最好方法就是集中精力回到我们这些改革宗基督徒的根基,就是圣经和我们的信仰宣言,简简单单问这个问题,什么是符合圣经的传福音?在我们要对其他人讲论基督之前,我们首先必须要有什么样的神学前提?我们怎样去向别人传福音?

 

这是一个困难的平衡。我们需要非常清晰看到,合乎圣经的,改革宗的传福音和美国福音派中灵感来自于伯拉纠主义的变种有极大的区别。然而我们作为改